當前位置:河南22选5中奖和金额 > 新聞動態 > 媒體看潢川

潢川縣白店鄉龔營村:全靠做好“人”的大文章 才有了花木產業這棵“搖錢樹” 作者 : 東方今報 文章來源 : 東方今報 原創更新時間 : 2019-04-23 點擊數 : -

分享到 :  0

潢川,古稱光州,有“河洛重鎮、吳楚上游”之稱,先后被國家林業局、中國花卉協會命名為首批“全國花卉生產示范基地”、“中國花木之鄉”。近年來,潢川縣花木種植已輻射至17個鄉鎮、辦事處,總面積達26萬畝,年產值28億元,實現了花木產業發展與脫貧攻堅、鄉村振興、城鄉一體化同步推進的格局,成為富民強縣的優勢主導產業集群之一。

潢川縣白店鄉龔營村,將黨建和產業發展深度融合,以組織振興帶動鄉村振興,做好“人”的大文章,吸引了大批外出務工人士返鄉,探索出了一條適合自身的鄉村振興之路。

強化村兩委“火車頭”作用土地流轉快了起來

龔營村位于潢川縣城南7公里處,是潢川縣萬畝花卉博覽園核心區,整個村莊被種類繁多的花木包圍,春日暖陽下,一派鳥語花香。

“火車跑得快,全靠車頭帶。龔營村發展得好,首先得益于一個強有力的村兩委班子。”4月10日下午,在龔營村支部,副書記齊春建告訴記者,現任村兩委班子成立后,以做大做強花木產業、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為重心,專門成立了龔營種植專業合作社,村支書王厚明任法人,挨家挨戶給村民講政策,算土地流轉賬,動員黨員干部帶頭進行土地流轉,每畝年租金700元。

“原來土地分散,花木企業想落戶,得找村民一家家談,效率低還麻煩,不利于企業落戶。”齊春建說,經過一次次宣傳,加上村干部、黨員率先帶頭,打消了村民的顧慮,“全村4980畝土地,一共流轉了4180畝,先后吸引了十多家園林企業落戶,為發展花木產業奠定了堅實基礎”。

為發展村里的“后備軍”,龔營村從致富帶頭人、村民小組長、退伍軍人等群體中,選拔村級后備干部,“現在發展的4個‘80后’后備干部,都是大中專學歷”。

產業鏈上建支部在年輕人中間找黨員“苗子”

為順應農村黨員群眾向產業聚集、資源向產業整合的新形勢,龔營村發揮黨建引領作用,積極推進產業鏈黨組織建設。

龔營村村委委員胡澤銀告訴記者,在花木產業蓬勃發展的情況下,龔營村及時在轄區內的龔營種植專業合作社、盛世園林公司、國偉園林公司建立黨支部,并將龔營村黨支部升格為村黨總支,把企業和合作社黨支部納入村黨總支管理,村黨總支書記兼任合作社黨支部書記,兩家龍頭園林公司黨組織負責人任合作社支部委員,形成了完整的花木產業鏈黨組織體系。

在農村,黨員隊伍的年齡普遍較大。為吸納更多的年輕人加入黨員隊伍,龔營村重點從高中以上學歷、外出務工成功人士、致富能手、新型農業經營主體骨干中發現“苗子”,選拔村級后備干部。

“近兩年,龔營村已成功發展了4名高素質黨員。”胡澤銀告訴記者,返鄉創業人士胡磊就是其中之一,“他不僅自己種植花木、承包工程帶頭致富,還帶動全村二十來戶群眾就業增收。”

村里有了希望460人返鄉創業

4月10日,龔營村一條人工河渠兩邊,落英繽紛。41歲的胡劍,正在新建的房子里謀劃自己的新事業。兩年前,長期在外務工的胡劍,決定返鄉創業,不同于其他返鄉創業者,他選擇了搞農家樂。

“我們這里離縣城7公里,離國道不足1公里,有花有草空氣好,到處都是花木園林。”胡劍告訴記者,從前年下半年,他就開始建自己的農家樂,兩層樓房,有單獨的院子。主體架構已經建好,正在準備里面的裝修。

“蓋房子已經花了80多萬,一樓做餐飲,二樓可以休息,后期可以發展民宿。”作為村里新發展的預備黨員,見識過外面的世界,胡劍愿意做這個“帶頭人”。

“每當節假日,來這里游玩的人非常多。能把人留住,這個地方就可以。”胡劍有自己的長遠規劃,他流轉了村里的十多畝地,一部分種植花木、散養家禽,另一部分種植有機蔬菜,還承包了三個魚塘,供游客垂釣。

鄉村要振興,關鍵得有人干。胡澤銀告訴記者,村里每年利用春節、清明等外出務工人員集中返鄉時間,與返鄉村民召開座談會,宣傳家鄉發展的潛力、優勢和變化,鼓勵務工人員返鄉創業,“這幾年,先后吸引了460多人回鄉創業,在農村普遍出現的空巢老人、兒童現象,在龔營村基本上不存在了”。

花木產業興旺村里有了“搖錢樹”

產業發展是鄉村振興的基礎?;靜檔男送?,讓昔日的貧困村有了持續發展的“花樣”希望。

“多虧了盛世園林的幫助,我們家才能早日脫貧。”4月10日,在盛世園林生產基地干活的龔營村村民李世全說,自家種了四畝的花木,除了自銷,還可以讓盛世園林幫忙代銷。閑暇的時候,也可以到盛世園林的生產基地打工,干一些澆水、施肥、除草的活兒,每天一百元的收入。在盛世園林的帶領下,2016年,李世全一家順利脫貧。

在盛世園林的溫室大棚里,技術人員培育的蝴蝶蘭競相開放。這是豫南地區首家蝴蝶蘭生產、培育基地,這家公司集蝴蝶蘭新品種研發、瓶苗生產及鮮切花銷售于一體,填補了我省蝴蝶蘭一條龍生產銷售模式的空白。

該村黨總支書記王厚明告訴記者,村黨總支爭取縣花木辦的指導和支持,先后吸引了16家園林企業到龔營村投資興業,建立苗圃基地、銷售網點,全村花木種植面積達4100畝,有力帶動了花木產業的集聚發展,實現了企業發展、產業興旺、農民增收的良好局面。

“全村516戶村民,2340人,大部分村民或從事花木經營,或在花木企業打工,六七十歲的老人,也能從事澆水、剪枝、除草這些輕體力勞動,獲得穩定的收入。”王厚明說。與此同時,龔營村整合140萬元集體經濟發展資金,入股花木企業,村集體平均每年穩定獲得收益24萬元。2016年,龔營村整村脫貧。

“夯實鄉村治理根基關鍵在人”

鄉村振興是一篇大文章,工程千頭萬緒,該從哪著手呢?習近平總書記在河南代表團說得明明白白:夯實鄉村治理這個根基。這是鄉村振興戰略的牛鼻子。

“鄉村振興,關鍵是要有人,只有人回來,鄉村才能振起來、興起來。”談起鄉村振興,潢川縣白店鄉黨委書記徐晶說得最多的就是“人”,“鄉鎮的發展,需要懂規劃、懂市場的專業人才;村里要干事,需要強有力的村兩委班子、干部;農村要發展,需要有見識、熱愛農村的返鄉創業人士。沒有人,鄉村振興就是一句空談。”

人回來了怎么辦?做什么?誰來牽頭?徐晶說,縣里要有個整體規劃或開發計劃,鄉里要統籌好,具體落實還是看村里這個黨組織的水平。“拿龔營村來說,如果不是兩委班子戰斗力特別強,他們也干不成事,土地也流轉不了,也不可能吸引那么多的花木企業落戶。”

只有做好人才振興、組織振興,才能根據每個村的不同特點,打造不同的產業,讓產業振興。一村一品、一村一景。有了這三個振興,才能更好地推動生態振興、文化振興。

“潢川縣今年脫貧摘帽不是問題,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,中間沒有明確的過渡,脫貧攻堅是鄉村振興的一個初級階段。”徐晶說,“精準扶貧、脫貧攻堅的意義,我的理解,壓實了鄉村兩級干部的作風,架起了干部和群眾溝通的橋梁,改善了群眾對干部的認識;農村基礎設施得到改善。最重要的是,改善了以往緊張的、不信任的干群關系。有了這幾年的精準扶貧,干群關系得到了極大的改善,為鄉村振興奠定了良好的基礎。”